資料圖: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中新網9月15日電 近日,日本內閣府發佈了第二季度實際GDP第二次修正值,按年率計算的增長率由此前公佈的萎縮6.8%下調至萎縮7.1%。這次的GDP跌幅被認為近五年來最大的。新加坡《聯合早報》15日發表文章稱,安倍增長戰略的一個關鍵部分是擴大勞動力,這是一個大挑戰,因為日本社會正迅速老齡化。
  文章摘編如下:
  去年4月,日本政府實施了計劃已久的政策,將消費稅從5%提高到8%。這是到2015年將消費稅提高到10%的兩步計劃的第一步。此次增稅是“安倍經濟學”的關鍵部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為重振日本經濟而提出的三管齊下戰略凸顯了對財政整合的長期承諾。但它也給日本宏觀經濟帶來了重創。
  日本國內生產總值(GDP)初步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日本經濟收縮(萎縮數據為6.8%的情況下)為2011年地震和海嘯襲擊日本以來的最大降幅。此外,消費支出下跌創了歷史記錄,導致自去年7月以來的5.9%總實際下滑(經通脹調整)。
  但也有好消息。擴張性貨幣政策——安倍經濟學所謂三支“箭”中次於財政刺激的第二支——把失業率減少到3.8%。就業崗位數量也比申請人數多,而GDP平減指數也收窄到接近零。
  這些數據造成了兩種相反的觀點。有些經濟學家擔心,第二季的不利數據將抑制通脹預期,從而不利於安倍提振增長的計劃。與此同時,日本央行強調其貨幣政策的積極結果——併在猶豫是否繼續擴張性措施。
  如果第一種觀點是正確的,那麼日本央行需要進一步放鬆貨幣政策,以對抗通脹下降。如果日本央行是正確的,那麼它應該維持現有方針,政府則應該延遲下一步消費稅提高,或將其分為兩次1%的提升,而不是一次過調高2%。
  當然,第二季GDP數據顯示了經濟對消費稅提高的直接反應。但在第三季結果發佈,搞清楚消費稅第一次調高對日本經濟的衝擊前,不應該做出任何決定。安倍正打算這樣做。
  因此,日本領導人應該將註意力從聚焦於需求的第一和第二支箭,轉向供給導向的第三支箭:新的增長戰略。
  當經濟出現充分多的過度供給時,如果不進行需求刺激,提升供給端生產率是無濟於事的。這意味著,直到通縮缺口大幅收窄後——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將註意力集中於增長才是合適的。
  第三支箭不是傳統的基於產業政策方針。相反的,它強調勞動力市場改革、去監管和降低公司稅。
  安倍增長戰略的一個關鍵部分是擴大勞動力——這是一個大挑戰,因為日本社會正迅速老齡化。一個自然的解決辦法,是讓更多的外國勞動力融入日本經濟,但促進移民的政策面臨巨大的社會和文化障礙。
  更簡單的解決方案,是動員待在家裡(或計劃待在家裡)的工作年齡女性。通過去除女性所面臨的就業壁壘——不管是實際障礙(如育兒服務不足)還是社會約束,日本可以大大地提高女性勞動力參與率,為日益短缺的勞動力建立重要緩衝。
  提振增長的第二個當務之急,是廢除過於繁瑣的政府監管。在當前制度下,成立一所新醫學院花了34年才獲得批准——這是政府官員和醫生狼狽為姦的結果。
  安倍的計劃需要推出一系列監管較松的經濟特區,各特區有各自的特定目標——如採用新醫學技術或吸引外國企業。這樣做有助於預防有關部門的從中作梗。與此同時,政府應該與日本工會合作,提高勞動力市場的靈活性和效率。
  最後,安倍的增長戰略需要降低公司稅——在各國競相吸引跨國公司的背景下,這是擴大稅基的有力武器。事實上,降低稅收對於日本吸引外國和國內投資來說都至關重要。(濱田宏一)  (原標題:外媒:社會老齡化是安倍經濟學的一個大挑戰)
創作者介紹

ms46mshxk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