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歲的曾阿姨在四川綿陽人民公園跳廣場舞時疑因噪音遭人報複新成屋“爆頭”,頭部太陽穴附近受傷紅腫(12月24日《鄭州晚報》)。
  69歲老人跳廣場舞遭到鋼珠槍槍擊,這是赤裸裸的暴力傷害,即住商便你對廣場舞有意見,也不能如此過激。但這次,我想談的是另一種傷害,它比較隱蔽,可危害不小。
  我對“爆頭”這個詞已經忍耐很久了,還記得震動一時的悍匪周克華,因多次持槍搶劫時槍擊他人頭部,在網上被稱為“爆頭哥”。這幾年來,“爆頭”這個詞越裝潢來越頻繁地出現在媒體標題里,頭部遭到傷害常被描述為“爆頭”。這不,《四川老太太跳廣場舞被一槍“爆頭”》24日出現在多家主流網站和媒體上時,實在令人難以承受。
  老太太跳廣場舞被一槍“禮服爆頭”,你當是在打槍戰CS游戲嗎?是贊賞對方打得準打得狠嗎?
  必裝潢須要對“爆頭”說點什麼。
  游戲中“爆頭”令人快活是容易理解的,這符合人性中的某種搏擊或者狩獵本性。但在生活中,尤其用在他人遭到意外傷害的時候,戲稱之為“爆頭”,就實在太沒有人情味了。這位綿陽老太太和家人如果看到“被一槍‘爆頭’”泛濫於網絡時,他們會是何種心情?毫無疑問,這是二次傷害。
  如果你我的母親受到這樣的傷害,有人通知你:“某某某,你母親被人一槍爆頭了,正躺在醫院,快去看看吧!”你會是什麼滋味?
  “爆頭”之所以泛濫,原因有很多,比如普遍缺乏深刻自愛的思維和關懷他人的教育,人不自愛,則不可能愛他人,關懷他人更是難以做到。我們自小就知道“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壁上觀思維發達之後,逐漸衍生出“不僅僅高高掛起,還要細細品味一番”,從中找出幽默的因子,以供閑聊時“口占一絕”。
  “爆頭”泛濫帶來的潛在傷害是難以估算的,它無聲無息地助長了看客心理,把別人的不幸當作好玩的游戲來揶揄,讓人不自覺地欣賞起殘忍的行為。這次別人的不幸,你可以拿來調侃,下次你遇到同樣的不幸,估計也只能成為他人的笑談。讓“爆頭”這個詞永遠回歸網絡游戲吧,如果“爆頭”這個詞跳出了游戲,成為現實生活中的流行語或者時髦詞,我真的很擔心,“爆頭”這種事會多很多的。
  (浙江 貢萬軍)  (原標題:讓“爆頭”這個詞永遠回歸網游吧)
創作者介紹

ms46mshxk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